額額,純粹是之前很鬱悶的情況下搞出來的超級超級短篇= =

標題什麽的沒有意義,因為完全是龍劍腦內妄想合集。。。所以取名妄想曲XD

通篇處於小劇場模式,每章之間沒有直接聯繫 悲喜不定,極有可能上一章龍首主子被寫死了,下一張他依然在和劍毛打情罵俏(光速逃

嗯,反正就是這麼個很人品的東西,看看就好= =+

目前只寫了2篇,以後慢慢更新,因為妄想很多,可是要組織成語言就變成很麻煩的東西,o(╯□╰)o 所有有些時候寧願讓想法爛在腦子里(你妹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

妄想曲




<之一>


站在樹下,看著那滿樹潔白,忍不住伸手輕折一枝。
花形有五瓣,淡色的花蕊從中伸展而出,頂端一點鮮紅,更襯得那般潔白如雪。
蔚為可觀的繁花錦簇,沐浴在朗月之下,有著不同于疏樓西風的華麗格調,更多的,是那仿佛獨立於世的清幽高潔。
夜風陣陣,吹落一地馨香。
滿眼飄散的花瓣,就好像是下了一場意外的雪,帶著幽幽暗香,格外醉人。
「一樹梨花一溪月,龍宿你又在傷春悲秋了嗎。」
龍宿回頭,看見斜倚著圍欄一身雪白的人。
沐浴完畢的劍子,一頭的白髮不像平日裡束在腦後,落落撒在肩頭。雙手抄在袖中,看上去少了仙風道骨的淩厲,多添了些許慵懶和寧靜。
龍宿華扇一轉,笑道,
「劍子,汝看著梨花,淡雅高潔,如若晴雪。」
「耶,華麗無雙的龍宿,亦是會對這種平淡無奇的花兒產生興趣?」
「世人皆喜紅豔傲,誰人憐惜白嫩柔?吾這般華麗無雙,又怎可如同凡夫俗子一般。就如同……」
停頓的時候,目光從扇後抬起,
「吾對汝……天下無雙的劍子仙跡,亦是無可奈何呀。」
劍子一抬眉,像是被說出了什麼心事一般有些無措。
他從廊下走出來,從龍宿的手中拾起那株盛開的梨花。
如雪的花,和  出塵的劍子。
月光打在他的身上,仿佛是添加了某些特殊成分的渲染,龍宿覺得自己像是在看著兩幅畫卷重疊起來,那樣夢幻卻又絲毫不會衝突。
未及靠近,便可聞到撲鼻的芬芳。
側身揚起的臉龐,帶著淺淺的微笑。


記憶中的畫面,夢幻得仿佛水晶般一觸既碎。
憑欄而立,卻只見朔風陣陣,廊下的積雪如同堆簇的梨花。
手中輾轉的晴雪酒,口中揮散不去的香醇讓他都不自覺地回去記憶那個人。
——劍子……


一樹梨花一溪月,不知今夜屬何人?






<之二>


古塵停留在對方胸前,刃入三分,卻不見絲毫鮮血的滲出。
「…龍宿……」
他念著對方的名字有些苦澀。
——紫金簫,白玉琴,共飲逍遙一世悠然。
耳邊,仿佛還可以聽到熟悉的儒音如此唱到,然而想要細聽更清楚,卻只能聽到風呼嘯而過的獵獵作響。
「劍子仙跡,這就是汝給予吾之答案嗎。」
冰冷的話,從那個曾經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口中說出,才驚覺心中為那人所保留的位置,遠比自己所預想的要重要得多。
千年的過往,那些平時不曾憶起的往事一一浮現,恍如隔世。
十裡宮燈,宮燈幃。
仿佛還可以看到兩人在其中煮酒品茗,笑談天下事。
十裡宮燈長明,只為守護一個人的歸回之路,寄託了止不盡的思念與等待。
如今,紛飛的風雪掩盡了宮燈華美,掩盡了其間的所有情誼,只留一片白。
空氣中彌漫著肅殺的瀟瀟,他的劍在對方沒有抵抗的默許之下輕而易舉地刺入胸膛。鋒利的劍刃刺入皮肉,似乎都可以聽見是如何斷筋割肉的聲音。
停下來的動作,換的對方愴然悲憤的一聲質問。
劍子瞪大了眼睛,被風卷起的漫天的雪白讓他只能依稀看到龍宿臉上的哀傷。
曾經眼中的溫情脈脈,曾經身後的默言相持,一切都化為虛無…… 
冷情的言語,讓他甚至有些茫然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。
手中的劍一顫,劍刃再入,鮮紅的血滴順著刃鋒滑出,染了那人綴滿了珍珠的紫衫。
仿佛哭泣般的笑容,
仿佛絕望般的思念。
「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……」
再也聽不清對方的言語,手中的劍用力推進再抽出,
面孔上迎來的是潮濕的猩紅粘膩,濺滿了雪白的滿地蒼涼……


劍子從夢中驚醒。
手扶上胸口,那裡仿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穿透龍宿身體的具體痛楚。
起身,窗外是風雪呼嘯,銀霜遍地,只顯得無限淒涼。
夢中的驚悚,讓他久久不能釋懷。
也許……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結局……


直到相思了無益,未妨惆悵是輕狂。

 

 

 

(也許)待續

 

 

 

++++++++++

 

古風無能,華麗無能,各種無能的廢柴飄過~

歡迎毆打XD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月月 的頭像
月月

時の旅者V

月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lovee
  • 偶是进来殴打的(PIA

    话说你的文终于生出来了么wwww
  • 完全是兩個東西= =
    之前準備寫的已經胎死腹中~~~(遠目

    月月 於 2010/08/21 19:17 回覆

  • lovee
  • 好可怜wwww来摸摸头